您现在的位置: 台岭门户网站 > 科技 > 为什么说共享办公是伪概念

为什么说共享办公是伪概念


2019-11-22 10:08:51   【  】    【打印】    【关闭


可能没有哪家独角兽公司像我们这样悲惨地上市了。

8月中旬,美国著名独角兽公司、共享办公行业的领导者wework提交了上市申请。此后,它遭遇了主要投资机构对其商业模式和前景的强烈质疑,估值也从最初的470亿美元下降。

9月25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在公司主要投资者软银孙正义的外部压力下宣布辞职,新管理层于10月6日撤回ipo申请。

据新浪科技16日早间消息,我们在私人场外市场(otc)的股票交易几乎停滞,其最新估值已跌至70亿美元。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围绕着我们工作的神秘阴谋,业内和业外有许多声音质疑共享办公室的概念是假的。一些微博博主甚至说共享办公室是一个“双向交易商”。

为什么共享办公室是一个虚假的概念?真正的共享经济怎么样?本期《未来经济学家》应用程序的“有意提问”专栏关注这一主题。

股份经济还是租赁经济?

探索共享办公室的本质也应该回到共享经济的起源。

从美国股市来看,我们的股价暴跌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几个月来,共享经济的整个概念遭到了严重挫折。

共享经济的领导者优步自今年5月上市以来,股价已下跌逾20%。最近,优步宣布将裁员约350人。优步在美国的老对手lyft在上市前估值为150亿美元。截至东部时间10月16日,其市值已跌至118亿美元。

更不用说滴滴在中国因安全事故推迟了预期的ipo。Ofo仍在向近1000万共享自行车用户退款,共享自行车曾被列为“四项新发明”之一。在莫比克将美团自行车卖给美团后,美团自行车的更名也被提上日程。

共享经济中唯一明亮的颜色实际上来自最卑微的共享收费宝藏。据说一个小时的收费已经涨到了8-12元。

因此,要讨论为什么共享办公室是一个伪概念,归根结底,仍然有必要解决以共享经济的名义笼罩着所有企业的云——它们是共享经济还是租赁经济?

“共享经济”的概念最早是由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克斯·费森(Max Pher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宾塞(Joan Spence)于1978年提出的。根据最初的定义,共享经济应该是基于第三方创造的信息技术的市场平台。个人使用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他们的知识和经验,或者从企业或创新项目中筹集资金。

因此,共享经济应该有三个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匹配交易的供给方和平台方。换句话说,真正的共享经济企业都应该是平台方,进行信息展示、需求匹配和交易处理。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互联网的高效扩展和成本控制。

但恰恰相反,我们熟悉分享自行车、分享充电宝贝、分享雨伞、分享试衣间等,所有这些都是企业自己购买投放市场,设置使用场景,然后让用户通过自建的应用平台实现消费。

归根结底,它们中的大多数是企业本身,占据着供应方和平台方。严格来说,这不是共享经济,而是租赁经济。

所谓租赁经济(Reign economy)是指出租人给承租人一些他拥有的货物,承租人因此获得一段时间内货物的使用权,但货物的所有权仍在出租人手中,承租人必须向出租人支付一定的费用(租金)才能获得货物使用权。

从租赁的定义可以看出,市场上几乎所有的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经济,它们只与移动互联网相连,使得所有的操作更加方便。

没有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还有一些。

以滴滴仍处于关闭状态的风车业务为例。私家车主在他们可以支配的时间内通过滴滴平台将用户订单与相似的起点和终点匹配起来。到达终点后,订单完成,所有者得到付款,滴滴得到抽奖,用户完成旅程。

整个过程滴滴只起到了信息匹配和交易匹配的作用。这是一个完整、独立的平台,这种搭便车也大大提高了社会闲置资源的利用率,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当然,以下车主专门跑来兜风,而目前的滴滴快车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闲置资源的最佳利用,背离了共享经济的初衷。

为什么共享办公室是一个虚假的概念?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从工作开始,这引起了人们对共用办公室的怀疑。

在招股说明书中,我们将自己定义为“新增长公司”,并讲述了“共享经济”的故事,即办公室和房地产服务领域的共享企业。然而,从我们工作的实际运作来看,它的本质仍然是一个“主地主”,这是遵循旧的租赁经济方式。

根据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数据,我们工作的业绩贡献主要来自52万名成员和60万个工作站。在2018年近20亿美元的租赁收入中,非租赁业务仅约1000万美元。至少就收入构成而言,我们仍然是典型的“主要房东”。

此外,招股说明书还显示,我们工作在过去三年的亏损分别为4.3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这意味着随着公司的快速扩张,其亏损也在急剧增加。

这显然不符合共享经济的互联网属性。互联网强调降低边际成本。在理想状态下,后期扩展成本几乎为零。然而,我们的工作显然不是。每增加一个办公空间都会增加设计、施工和维护成本。这些成本不可能随着尺寸的增加而大大降低。

根据财务报告,今年上半年,我们增加了97个新办公室,平均每个办公室的设计和建设成本为263万美元。如果继续扩大,办公空间的增加也意味着成本的增加。

如果我们想增加收入,我们工作的唯一选择就是提高租金。然而,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了大量的竞争者,提高价格肯定会失去市场份额。

这也是我们工作的症结所在,也是所有倒下的伪共享经济企业的症结所在。要想做大,就必须花钱,自由市场将不可避免地被占领。

情况也是如此。越来越明显的是,我们工作模式的资本市场很难用互联网企业的逻辑来评价我们的工作。相反,它会选择更直观的目标,如雷格斯。

雷格斯于1989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成立,并已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它的产品和服务也是围绕办公室组织的。目前,雷格斯在全球600个城市拥有1800个办事处,但其母公司iws的市值约为100亿美元,仅为其收入的两倍左右。资本市场逐渐认识到,我们高达47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会回到正常水平,私人场外市场估值降至70亿美元就证明了这一点。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通过软银代表的投资机构投资数百亿美元,以高投资换取高增长。它还能够通过充分的营销积累自己的共享经济形象。一旦上市并提交财务报告,所有的事实将被逐一分析。它的本质与共享经济偏离太多。毫不奇怪,外界逐渐认为共享办公室是一个伪概念。

但与此同时,未来的经济学家应用程序也想做一点扩展,也就是说,目前的主流共享办公室大多是一个伪概念,并没有脱离租赁经济的范畴。然而,共享办公室不是一种虚假的需求。它有自己的市场和一些可供借鉴的操作方法。然而,其增长率将低于一般共享经济,其市场规模可能没有软银想象的那么大。

移动互联网兴起10年来,企业的经营形式、商业模式和管理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越来越多的小工作室和合伙组织;越来越人性化的员工管理;越来越多的免费办公条件要求个性化的办公空间,这是传统办公建筑无法实现的。为了实现办公空间和时间的真正变化,有必要以共享经济的形式将个性化供给与个性化需求相匹配。

也许,真正的共享办公室应该和airbnb一样。一些企业或个人有多余的合适的办公空间在共享办公平台上发布。需求方根据平台上显示的信息选择合适的办公空间进行交易。这里的共享经济平台应该仅仅是信息显示、供需对接和交易匹配,而不是去买房重建。

根据上面的总结:app,一位未来的经济学家,认为人们质疑共享办公室的概念是假的,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工作没有公开。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充分理解共享办公室背后的共享经济。目前,市场上大多数类型的共享经济,包括共享办公室,都是在租赁经济中做生意。我们工作本质上是房屋租赁的“主要房东”。主流社会的分析和判断没有错。但是,真正的共享办公室也有一定的要求,应该根据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具体市场形成真正的共享模式。

资料来源:未来网络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pk10下注 重庆幸运农场app 上海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meethilassi.com台岭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